雨凉

羲沔梦 壹

原耽/古耽/首次接触笔风不成熟/好吧说白了也就是文笔渣/

亥时末。
       白露的亥时,夜有些许冷清。呼呼的风声,和着渐弱的虫鸣,是一首上好的安眠曲。
      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夜的寂静。
       “快来人啊,抓小偷啊!”
       听见这个称谓,被追赶的那人不满地皱了皱眉,小声嘀咕道:“啧,要怎样说。怪盗。可不是小偷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个一直被追赶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来,嘲讽着说:“都追了半个时辰了怎么都逮不到我这个负伤逃跑的‘小偷’呐?你们太弱了吧。追鼠游戏到此结束,你们输啦,先走一步。有缘再见~”
       那名男子似有极好的轻功,轻轻一跃,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下。
      而另一名手持大刀的男子带着一群人,楞楞地听着黑衣男子说完这番话,随后又楞楞地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。
      追赶的众人群体沉默一秒之后,传来武器与地面碰撞的声音:“再见你妹啊!宁可无缘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另一边——
        黑衣人落脚在一条小溪边。
        轻轻撩开右侧的衣角,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,不满地皱了皱眉。
       从衣内拿出金创药放在一块石头上,之后再单手褪去上身衣物,捂伤走到溪边。

子时
      忍痛下腰准备用左手舀起一点水淋洗伤口。无奈的是,试了许多次都没有成功。懊恼地揉乱了头发。
       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人的踪迹。
       大概是在,自己的身后,不知何时,感受到了火的温度。
       他捂着伤口僵硬地转身。
       一位穿着晶蓝色轻纱的奇怪少年,坐在那里忙活着什么。似乎感觉到那目光,缓缓地抬起了头。
      他看了一眼刚刚摆在一边的金创药,垂眸沉思了一会儿。随后起身,随意摘了一片宽大的叶子,卷成漏斗状。他走到溪边,俯身舀了一“杯”水,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张手帕。
       他让那名黑衣男子找个平坦的地方坐下,待男子坐下后,他便坐在他身旁。用水淋洗着伤口,就着手帕轻轻擦拭着伤口。
       简单的清洗完伤口后,蓝衣男子拿过金创药,轻轻地用手指扣住瓶身,微微倾斜,用食指轻点瓶口,拿出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绷带,一圈一圈地缠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此间,蓝衣男子时不时地会看一下赤身男子的表情,看他整个过程中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,心里暗暗赞叹。
      “怎么称呼?”
      “!诶?我吗?叫我沔就可以啦。沔城的沔哦。你呢?”他被问到名字时显然有些惊讶,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,笑着回应。
       “羲。伏羲的羲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哦,真是个好名字呐。”他小声嘟囔着。突然看见一旁被血浸染的手帕,便拾起走向溪边洗净。
       他轻轻将它展开,晾在一节较低树枝上。在手帕的右下角,绣着一只蓝翅黄身似蜻蜓模样的昆虫。

感谢观看(๑• . •๑)

评论